文字:
保护视力色:
用人单位能否在疫情结束复工后要求劳动者补班且不支付加班工资?
来源:宁波市社会保险管理服务中心(宁波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来源:宁波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发布时间:2020-12-28 09:24     阅读次数:

      【案情介绍】

       余某于2018年10月入职某电子科技公司,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约定,余某月工资标准为5000元,其中包含基本工资3000元、岗位工资800元、考核工资800元、福利补贴400元。2020年2月,受新冠疫情影响,公司于2020年2月17日复工,并制作和公示了《疫情补班排班表》,安排全体员工在复工后的休息日补班,将2020年2月份迟延复工期间的等量工作时间补回。随后,公司发放余某2020年2月满勤工资5000元,并安排余某自2020年2月17日起至2020年5月份休息日补班共8.75天,但未发放补班时间的加班工资。2020年6月,余某提出仲裁申请,要求公司支付休息日补班8.75天的加班工资共计4500元。

      【处理结果】

       仲裁委支持了余某要求公司支付加班工资的仲裁请求。

      【争议焦点】

       因新冠疫情影响导致用人单位迟延复工的,用人单位安排劳动者在复工后的休息日补班,以补回停工期间等量工作时间,该休息日补班是否视为加班?用人单位是否需要支付加班工资?

      【案例评析】

       国家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七部门关于妥善处置涉疫情劳动关系有关问题的意见(人社部发〔2020〕17号)关于“保障春节延长假期间劳动者工资权益”的规定,用人单位在此期间未安排劳动者工作的,不影响劳动者原有工资报酬。关于“依法安排工作时间”的规定,企业不得以受政府延迟复工有关规定限制为由,要求劳动者补回等量工作时间而不视为加班。企业应根据生产经营需要,在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加班和休息时间要求的前提下,与工会或职工代表协商在年度内统筹安排工作时间和休息时间。依法安排劳动者加班的,应支付加班工资。可见,对劳动者而言,该停工期间属于带薪休息时间,对用人单位而言,其为补回停工期间等量工作时间安排劳动者在复工后的休息日工作的,应视为加班,并根据规定支付休息日加班工资。

       本案中某电子科技公司因受疫情影响迟延复工,虽未安排全体员工2020年2月1日至2月16日到岗出勤,但发放了2020年2月份满勤工资,该行为符合上述“用人单位在此期间未安排劳动者工作的,不影响劳动者原有工资报酬”的规定。该公司虽制作和公示了“疫情补班排班表”,但未提供证据证明该“补班”决定系与工会或职工代表协商后统筹作出的安排,而余某作为公司员工,服从公司对工作时间的安排,也不能视为其认可休息日加班作为补班的决定,故仲裁委支持了余某对加班工资的主张。因电子科技公司对全体员工一律作出“补班”决定及拒付加班工资的安排,考虑到裁决的社会效果,避免影响企业正常经营活动,仲裁委向该公司释明了相关规定,并建议双方达成和解。电子科技公司表示将根据法律规定补发全体员工加班工资,但考虑到本案余某尚存在泄漏公司机密等不可谅解之情形,故拒绝调解。因此,仲裁委依据有关加班工资的法律规定,并结合双方劳动合同约定的工资标准及组成作出裁决,以基本工资及岗位工资总和为计算基数支持余某休息日加班8.75天的加班工资共3000余元,驳回超出此限额的请求部分。

      【风险提示】

       新冠疫情给企业生产经营活动、劳动用工行为造成较大压力,尤其是防控后期,劳动争议案件普遍增多。作为企业需要及时了解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合法有序地推进复工复产,主动与工会、职工(代表)协商,可以采取共享职工、非全日制用工、远程办公等工作方式,增强用工灵活性,对不具备远程办公条件的企业,应尽量考虑劳动者实际情况,依法履行协商程序,优先使用带薪年休假、企业自设福利假等各类假,避免选择“补班”等形式以规避法律法规的限制性规定,方能稳定生产经营活动,把疫情影响降到最小化。